首页 > 资讯播报 > 正文

山,还是那片山

资讯播报 信息服务频道 2018-12-18 10:45

50年前我去那个村子里插队落户。

插队的头几年,山还是绿的,然而,原来封山育林的山上,村民们为了生火做饭,烧猪饲料而无序的砍伐让原本葱绿秀美的青山伤痕累累,甚至变成荒山秃岭。

若干年后,接到了少年时伙伴山仔的电话,说他新盖了楼房,村里八年一遇的祭祖典礼将重新启动,邀我去看热闹。

沿着清澈见底的小溪,村口一棵树龄数百年、被当地人奉为“神树”的榕树高高耸立;灰色瓦片闽南风格的房子掩映在绿意盎然茂密的山林间;层层的梯田上的油菜花正在绽放着。重新走进似曾相似的村庄,山仔在家门口等我。

几巡茶过后,山嫂说天晚了,给你们准备晚饭去。只见她走进厨房“啪”地扭开燃气灶上的开关,天然气火苗蹿起老高。“你们几个男人继续‘话仙’(闽南语,聊天的意思)吧,很快就能‘牵了’(山村习惯用语,吃的意思)。”

山仔说,山里人现在都告别“烟熏火燎”的生活,用上了方便环保的天然气,方便,卫生,村民们生活好了,不再砍柴伐木来做饭。炒米粉、同安封肉、光鱼煲、烧茄子、白灼大虾等上桌了,冒着热气,飘着香味,大圆桌上摆满了“好料笑”(闽南语,好东西之意)。山仔得意洋洋地说快活得很啊,十来个菜用不到一个小时全上齐了。山嫂在一旁站着插话:要是过往(以前),劈柴、烧火、掌厨,围着鼎灶无闲得“头毛渗锯末”(闽南语,忙得灰头土脸的意思),山仔哪有空陪着你喝茶“相大空、碰风规”(闽南语,侃大山的意思)?

几盅酒下肚,山仔话多了起来。他说,过去农闲时总得储备柴火,上山砍柴挖树头,才能满足煮饭、烧水、熬猪饲料的需求。“时顿”(吃饭的时间)到,村子里到处弥漫着呛人的烟雾。如今有了天然气,装上燃气灶、热水器,不仅方便卫生,最重要的是大大改善了生态环境。这几年来,村民们不再上山砍柴伐木,山岭逐渐地恢复成墨绿色,山青了,泉眼也旺了,草是绿的,树是绿山头被绿色覆盖着。看来,他们对青山的深深渴望,正如他们对家乡的深深热爱。

天然气,改变了山里人的生活,烧出来的饭菜倍儿香。以前大喉咙的灶孔,常常把人呛得头昏脑胀直淌“目油”(泪水)不说,光一年上山砍柴出大力流大汗,砍柴伐树让本来郁郁葱葱的山变得臭头烂耳,“歹看溜溜”(闽南语,很难看的意思)的连山泉水也细了。为了自己的家园,人们对乱挖乱采等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行为嗤之以鼻,原因很简单,村民们更想为子孙后代守住一方青山绿水。

现在的村民们生活正在向城市化的进程中推进,山林在人为的恢复中,日积月累,年复一年,一个个山头由荒芜又变得枝繁叶茂了,良性循环使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在并不复杂的理念中成为了共识。

由于天然气进入了山里人的厨房之后,山还是那片山,却有着不同的变化。看山,青山叠翠;看路,绿树相随;看村,村隐林中。绿色,俨然成为山村的主色调,和煦的春风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满目苍翠,随处可见的绿色令人流连忘返……(作者:黄集群)

[责任编辑: 陈寺华 来源: 厦门网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