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播报 > 正文

一口灶里看生活

资讯播报 信息服务频道 2018-12-16 22:27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我家厨房很小,靠墙的一边用砖头砌了两个土灶,一个用来做菜,一个煮猪食。这两个灶一旦开火,便会有一股烟袅袅地从烟囱爬出屋子在屋顶上飘扬。靠门的一边有一个没带烟囱的小灶,是用来煮饭的。至今我依然很清楚地记着当年的我每天最开心的一刻是,中午放学回家远远地看见我家的屋顶上有炊烟在飘荡。那炊烟告诉我,中午也许可以吃干饭。可惜很多时候回到家才知道自己空欢喜了一场,因为那炊烟是从最大的那个灶里发出来的,妈妈不过是在煮猪食,而小灶里的白稀饭正在沸腾,灶头上放着一碗萝卜干。

三个灶都烧柴火。那么小的一间厨房,还要堆上半屋子的柴草就更显得拥挤了。人在灶前烧火,就如同在一堆干柴枯草中点火一样危险,一个不小心火星掉出来,就可能起火了。我曾经就差点把整个厨房给烧了,还好爷爷回来得早。当时烧火用的是麦杆、稻草、蔗叶或者豆萁,但最多的还是树叶。所以扫落叶是童年少年时的我责无旁贷的一项任务。我每天放学就去屋前屋后扫落叶,每个寒暑假就带着个布袋骑上车去远一点的树林里扫落叶,或者到山上砍柴割草。烧柴火的土灶,不仅花时间多,还常常把自己弄得满面烟尘。

后来,农村大力提倡副业生产,父母在夏天的时候烘龙眼干,秋冬时种蘑菇,我们家渐渐有了些积蓄。就在我上初中的那一年,我家在村口建了一座新房子,厨房依然不大,但很整洁,我们已经不烧柴草了,我们烧煤饼,煤饼有12个孔,风从12个孔的下面进来,12个孔眼里,会窜出青红色的12道均匀的火焰。一个炉子可以塞4个煤饼,这4个煤饼的孔要对齐,如果堵塞了就会熄火,对齐的工具是一根捅条。每次把煤饼放好,就要用那根捅条插进孔里,慢慢把四个煤饼对齐。煤饼炉的下面有个口,不用的时候要把口关好,这样煤饼才不会烧掉。

煤饼炉火旺得慢,所以我们先回到家的人第一件事就是要把煤饼炉下面的盖子掀开,这样才能让炉子里的煤球烧旺起来。煤饼炉比柴火灶省事多了,人不必时时刻刻在灶前忙碌,把火开了,把锅放在炉上后,就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但这样有时也会出事,有次我煮稀饭时忘了时间,锅里的水连同饭粒一起冒出来,浇灭了煤球,幸好我及时从邻居家借来一个烧得正红的煤饼,放进炉子里,才继续把煤炉烧起来,没误了餐点。

我家煤饼是自己印的。记得那时的周末,我常常帮父亲印煤球。父亲用推车买来煤炭,再去山上刨一些黄土来,加入适量的水,搅拌好,就可以印煤饼了。煤饼印好了,要先放在地上晒干,然后一个个一摞摞叠起来,收在厨房里。不大的厨房,往往要叠上好几排煤饼,再加上烧过的煤饼渣,还有煤炉里散发出的气味,让天生对气味敏感的我总觉得胸口憋闷,喘不过气来,甚至会不停地咳嗽。

幸好我当主妇时,已经不必烧煤饼,那时,用的是煤气灶。煤气灶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随时开关,火也可以自主控制,非常方便,油烟也不多,厨房可以保持干净。那些年我们刚刚成家,当家作主的瘾还没过够,先生又特别热情好客,常常请朋友来家里吃饭,有时一请就是十几二十人。朋友来了家里热闹,我也很喜欢,为朋友变着花样做菜汤我也很开心,可因为烧的是罐装煤气,我那时最怕的是众多朋友等着饭吃,而我家的罐装煤气却偏偏不合时宜地用完,那一刻全家便会陷入手忙脚乱的境地,尴尬得不行。幸好华润燃气公司的送气工服务很好,总能及时送来煤气,还会帮忙扛到六楼,帮忙安装好才离开。

又买了新房搬家后,用的依然是华润煤气,却再也不必担心煤气会在客人来时突然用完了。因为用的是管道煤气,煤气始终源源不断,随开随用,完全无断气之忧。

现在,每当我把锅放在煤气灶上煮着,人却拿一本书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悠闲地翻看时,每当我想起小时候守在土灶前,手忙脚乱地往灶里添柴草时,每当想起那些湿漉漉的春雨绵绵的日子,柴草一直点不起火的日子,我总会感慨万千,这一口小小的灶,在这些年变化可真是大啊,从这一口小小的灶里,可看出一个农村小家庭生活的变化,这变化,反映着厦门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作者:柯月霞)

[责任编辑: 陈寺华 来源: 厦门网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