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播报 > 正文

人间烟火几多变迁

资讯播报 信息服务频道 2018-11-28 14:16

  周末,上午8点不到,住在同安的母亲已经从同安来到我家,读小学的女儿还没起床,母亲不禁感叹说,自己这么大时,早就起床满山跑,捡落叶枯枝回家当柴火烧了。女儿好奇地问:都捡了什么树叶?母亲说有龙眼树叶、松树叶、相思树叶以及各种不知名的杂草和小灌木,近的被检光后,就得翻山越岭到更远的山头去捡柴火……

  祖孙俩的对话在继续,我的思绪却悠悠地回到童年。记得那时我刚上小学,周末经常帮忙捡拾柴火。背上竹背篓,手里拿着一根钢针,是用自行车车轮的钢线改装的,一头磨尖,方便戳落叶,另一头用一节竹子套着,方便手拿。彼时,同安乡下的村头田间种了很多龙眼树,我捡得最多的是龙眼树叶,边走边戳,直到串成一大串,再一捋,落叶随之掉在篮子里。用这种落叶烧火,炊烟袅袅,煮饭的人往往被浓烟熏得涕泪横流,被熏成“黑包公”是常有的事。如果遇到梅雨时节,家里的柴火烧完了,大人可要愁死了,眼巴巴地盼着雨停。是呀,地上的枝叶都被雨水淋湿了,上哪捡干燥的柴火去?

  老百姓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柴是首位,其重要性可想而知。后来,家里有了煤炉,父亲骑着自行车去煤场买煤回来,全家一起动手,和泥加水搅拌捶打成湿泥,做成煤球,一个个整齐摆放好,再用印煤机把煤逐一印成煤饼,就是那种圆而扁、上面有很多圆孔的煤饼,一次只能印一个,晒干后叠好堆在墙角,人人累得腰酸背疼叫苦不迭。做煤饼制作过程费时费力,伺候煤炉也不易。晚上要把蜂窝炉炉门开关留下一条缝隙,保持空气流通,炉里的火种就能保留着。母亲天还没亮得起来加煤饼,再打开炉门,让煤饼烧旺烧红,透出热气和一股难闻的煤味儿,这时才能开始做饭。平时也要经常看着煤炉,如果煤饼从黝黑色被烧成灰白色,就该换新煤饼了。一个煤炉里面差不多需要四五块煤饼,先用火钳把上面的几块煤饼夹出来,把最底下的煤饼换掉,有时是换一块,有时是换两块,再把新煤饼按顺序放入。煤火味呛得人鼻子难受,一个不小心手被烫到,立刻起了一道红印,疼得直抽冷气。如果煤饼不够结实,火钳一夹四分五裂,这块煤饼就废了,叫人又心疼又生气。烧煤饼虽然比烧柴草方便些,但是周边墙壁被熏得很黑很脏。我长大后才知道,烧煤会产生二氧化硫等有害气体,污染环境,形成臭氧层漏洞,导致地球变暖等一系列生态问题,所以烧煤被自然而然地淘汰了。

  读小学三年级时,我家从乡下搬到县城,住在县政府大院的单身宿舍里。家里没有厨房,平时吃饭主要在食堂,偶尔想熬点汤,就用电炉,虽然方便了点,但是用电比用煤贵,况且停电怎么办?

  很快地,有了煤气罐,圆滚滚沉甸甸的像炸弹一样,相比煤,液化气这种“高科技”,很快就在大众家庭里普及,其好处一比就知道:开关一打,蓝色火焰就跳出来,使用环保洁净,快捷方便,经济实惠,煮饭做菜非常省事。现在,有了管道燃气,免去更换煤气罐之烦恼,燃气公司人员定期上门检查管道、阀门等设施,大伙儿用起来更安心,大大提升了幸福感。

  在远古时期,火率先登上神坛,成了人类最早的崇拜。岁月沧桑,火至今依然主宰着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人间烟火几多变迁,从过去烧柴火,到如今用上清洁安全的管道天然气,家庭燃料不断升级变化,绿色能源切实地让咱老百姓的生活更加美好。(作者:曾志宏 特约编辑:黄静芬)

[责任编辑: 陈寺华 来源: 厦门网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