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播报 > 正文

生活如燃气,越来越红火

资讯播报 信息服务频道 2018-11-16 21:04

  “‘啪’的一声,灶台上串出了欢快的火苗。锅底,蓝色火苗在跳动;锅里,白色鱼丸在滚动,我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原来做菜也不是什么难事,我要做个黄瓜丸子汤,等下妈妈回家肯定会大吃一惊的……”这是女儿上六年级时写的作文,老师评价是“描写生动,有真情实感”,她因此得意万分。当然,她更得意的是,趁我不在家里无师自通,做出了一道好汤。

  那一年是2008年,厦门许多人家都用上了管道燃气,华润燃气四个字也广为人们所熟知,由此带来的便利更是让人感慨万千。十年后的今天,偶尔与女儿谈起这件童年往事时,我就会很认真地对她说:“你以为你当时很了不起啊?!告诉你,如果不是管道燃气好用,包你手忙脚乱。”

  我这话不是没有依据的。还记得改革开放初期我还小,曾跟着大人去厦门岛外的农村亲戚家做客,看到人们用没有干的茅草、包谷杆等生火做饭,搞得整个房子四处冒烟,不要说炒菜的人了,旁人也都被呛得流泪不止,甚至一顿饭下来,烧火的、做饭的都成了大花脸。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当时的农村人吃饭都喜欢端着蹲在外面吃,怕熏啊。

  当时岛内的人用的是煤饼,相比之下境况要好得多,但也自有艰难之处。印象中最难的就是换煤饼,得拿个火钳把弃用的煤渣夹出来,再把新的煤饼放上去。那可真是一个技术活,一不小心煤渣掉了一地,还得收拾老半天。火候的掌握也是一大难点,爸妈做饭时都得考虑周全,煤饼刚换上时火力不足,得先做炖菜,青菜必定是要等到最后火旺了才能炒,蒸个饭也要警醒着,估摸着差不多了就得往炉子上垫一块铁板隔一下热,要不然饭可就焦了。

  这么一想,我“嘲笑”女儿的,自是理由充分。试想,若她用的是柴禾,别说有没有本事把湿柴点燃了,单是那烟火气就够她受的;若用的是煤砖,火候的变化哪有煤气灶的开关那般转换自如,这一锅黄瓜丸子汤可别变成了焦炭汤才好。

  我们这些70年代生人,对燃气改变生活的感受真是相当深刻。印象中用上罐装煤气是在二三十年前,厦门人通常称之为“炸弹”。跟柴禾、煤砖时代相比,这真是鸟枪换炮杖了,但也并非完美,最大的烦恼就是得留意着,煤气用完了必须及时喊人把新罐送上门,否则如果备用罐也用完了,那就真叫巧妇难为无“火”之炊了。

  再后来,各种用电的家伙,如电饭锅、电炖锅、电子瓦罐等也进入了大伙的厨房,这些东西各有各的用处,但总让人有种不够得心应手的感觉。再说,千百年来,人们离不开“火”,厨房里若少了火,缺了烟火气,那还能叫真实的生活吗?

  但所有这些不便、烦恼,随着厦门华润燃气有限公司成立,开始为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提供燃气保障,为百姓安居乐业提供用气服务而烟消云散了。厦门华润燃气加快了发展步伐,从此,天然气走进千家万户,厦门人的厨房生活掀开了崭新的篇章。用管道燃气做饭,火力随心控制,方便、干净,一个月下来也就花费几十元。再说,管道燃气火力大,炒的菜好吃,对了,还不像“炸弹”那样占用厨房空间。总之,好处多着呢。

  写到这里,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家里人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我家是个四代同堂的大家族,时不时就会来个家庭大聚会,上酒楼酒店当然是首选,但有时聚在某个人家里更有温馨感觉。这时候,大家就会各显身手,各秀好菜,话题往往也从厨艺延伸到燃气改变生活上。 柴米油盐酱醋茶,柴排在生活七件事的首位,“柴”之一字的变化,也是厦门人家改革开放40年来生活变化的缩影。越来越多人因为燃气的方便快捷、清洁卫生、物美价廉而爱上厨房、眷恋厨房,把做饭当成了乐事。而我们的生活,就如同熊熊燃烧的燃气那般越来越旺,越来越红火。(作者:语石)

[责任编辑: 李俊哲 来源: 厦门网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