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播报 > 正文

新家新“火力”,母亲展厨艺

资讯播报 信息服务频道 2018-11-11 23:15

  母亲第二次搬家。她进新家的第一个举动便直奔厨房,仔细看了厨房设施,抚摸灶台,将每个厨柜都打开瞅瞅。厨房装修简约,厨具应有尽有,强大的贮纳功能几乎将所有用品收归其中,操作台显得宽敞整洁,令人耳目一新。

  母亲老练地打开灶火,火苗“唿”地窜起来,燃气很足、火焰很旺,小小的厨房马上暖和起来,火光把母亲的脸映得通红。

  “妈,现在小区通上了管道天然气了,不需要用笨重的瓶装液化气,您不用再担心炒菜突然断气,爱怎么用就怎么用”。我笑着直接告诉母亲她最关心的事。

  母亲的脸上乐开了花,眼角有点湿润。她退休之后厨房已然变成她的“主战场”,每天买菜、洗刷、蒸炒,变着花样张罗一日三餐。她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厨房里,才华展示在厨艺上。外面世界怎样变化她基本充耳不闻,但厨房里的每一个细小改变,都明显在改善她的生活品质。从柴火灶、煤炭灶、液化灶到现在的管道天然气灶,她花在一日三餐的时间越发短了,她感觉生活越来越便利,日子越过越红火。

  母亲说,家里最早是用柴火灶的,占地方、浓烟大、常常熏眼呛鼻。我已不太有印象了,我只记得老家房梁顶上的木头老是黑黑的,擦也擦不掉,大概就是柴火熏的。母亲年轻时犯的胃病,是小时候去砍柴喝路边水落下的病根。

  我记事的时候,家里已经烧上了煤炭。“民以食为天”,在那个烧炭的年代,煮饭是一项极其“重要”工程。饭煮不煮得起来、菜烧得好不好,完全取决于对炭火的把控,煮妇们深谙其道。每次煮完饭,母亲都要不怨其烦地处理炭灰,添上新炭,关掉炉口,封上灶头,小心呵护炉腔内的火头,既不能让灶火熄了,又不能充分燃烧,浪费能源。每次开煮前,炉口和灶口要提前打开通风,让煤炭充分燃烧,约摸半小时光景,灶口旺了,蒸、煮、炒才不成问题。如果灶口把控不好,炭火没起或燃烧过头,就意味着饭点延了或者全家都要喝西北风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吃上一口热饭是全家人的盼头,且不说外面的馆子少,就是有,哪家不是紧巴巴过日子,哪有闲钱上馆子!

  我小的时候,非常羡慕家有老人或者单位离家近的,他们可以提前打开炉口,一到饭点就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我的父母都是双职工,我们要比别人至少迟半小时开饭,所以,每天放学就赶紧回家打开灶口成了我童年时代的头等大事。

  我家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做蜂窝煤,那可是全家总动员的一次体力活。做蜂窝煤的程序并不复杂,但费时费力。煤炭厂离我家大概五六公里,这个距离现在已不算什么,但在那个年代,借助板车单靠人力徒步搬运,是有点辛苦。煤买回来了,还得清场子,整工具,搬沙土,提水,然后和煤。和煤是一项技术活,煤和沙土的比例要恰当,煤多土少浪费了,土多煤少做出来的煤砖不好烧。父亲和哥哥已然是做煤砖的高手,他们除了用锄头搅拌,还常常赤脚踩和,让煤、土和水充分融合,以求达到软湿恰当、粘和度好;煤模具最后粉墨登场,用它在煤团中一压,在平整的场子上一码,一块漂亮的蜂窝煤制作完成了。

  我们家里人手多,一般花上半天时间就可以将所有蜂窝煤制作完毕,这时候大人们的手脚都黑黝黝的,衣服上下也沾了煤灰,我少不更事,非常喜欢这样热闹场合,还不能体会大人们的艰辛。

  晒煤砖基本要靠老天爷赏脸。天气好的时候,第二天就可以将风干的煤砖收了,煤砖的制作算大功告成;如果天有不测风云,那可就折腾了,抢收煤砖简直就跟老天爷在赛跑。有几次,大雨倾盆,抢收不及,只能草草拿塑料布盖了抵事,煤砖到底还是被泡软了,小部分煤渣顺着雨势流走了,全家人大半天的辛苦白费了,最糟糕的是没有煤碳烧的日子,吃饭都成了问题。

  母亲第一次搬新家时用上了瓶装液化气灶,终于告别了担心受怕的日子。她不用再小心呵护那一炉灶火,不用天天受着炭火的熏烤,不用看老天的脸色制作煤砖,不用担心三餐误点饿着孩儿。燃气灶的使用使厨房变得小巧简约,燃气足足的灶台配着大功率的抽油烟机,煮饭成了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长期困扰的油烟问题也迎刃而解。

  母亲越发的沉迷厨房,厨艺也越发精湛,或煮、或蒸、或炒、或炸、或焖、或爆、或煲、或卤,她随心所欲变着花样。母亲经常煲煲营养汤,全家喝了脸红润、气色好;给小侄女卤个鸡翅、炸个鸡腿、做做糖醋排骨,她就眉开眼笑;有时来个爆炒大虾、干焖螃蟹、清蒸海鱼,喜欢海鲜的姐姐吃得美滋滋、很过瘾。不再忧愁一日三餐,菜品丰盛营养丰富,全家吃得高兴身体强壮,是母亲最大的心愿,她很满足。

  社会前进一小步,家庭变化翻天覆。厦门瓶装液化气的投入使用,乃至管道天然气从无到有,逐渐在全市推广,推动着厨房的变革,惠及千家万户,实实在在改善了厦门人的品质生活。

  搬了新家、用上管道天然气的母亲更省事了,她煮饭做菜从此再无后顾之忧。(作者:林素红)

[责任编辑: 李俊哲 来源: 厦门网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