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风采 > 正文

王文强 建起闽南最美最好的精神病医院
厦门网时间: 2017/03/13 09:14

王文强,闽南唯一的公立三甲精神病专科医院的院长。大个子,说话时语速极快,走起路来要小跑才能跟上。有人喜欢他谦卑有礼,有人害怕他强势严厉。他的人生像极了一部小说,似乎每段经历都有意外的开始、戏剧化的插曲和令人称奇的结尾。

早春时节,这座花园般的城市有温润的海风拂面,阳光从薄雾中穿过,温暖而不炙热。坐在医院新大楼7层走廊尽头的办公室,他用半个下午的时间回顾了自己55年的人生,讲得忘情,总是过很久才想起来喝一口水。采访快结束的时候他说,人不可能一直舒舒服服的,「不然你也不会采访我。你来,是因为有故事可谈,对不对?」

厦门市仙岳医院院内风景

一 空降司令

在厦门市仙岳医院,王文强被称为「空降司令」,来时不带一兵一卒。

2004年9月,在厦门市妇幼保健院儿童发育行为中心有着出色成绩的王文强被推举为副院长。结果公示期的一天,卫生局领导找到他,说厦门市仙岳医院一把手已经空缺多年。

「他们说在那里搞儿童心理,精神专科医院比妇幼保健院的平台更大,对业务发展有好处」。王文强很感兴趣。但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个他即将担任新院长的地方,建筑破旧,设备落后,甚至还不及一家县级医院,职工的精神面貌也让人担忧。身边一些了解仙岳医院的同事和朋友纷纷劝他不要去——「别把自己牺牲了」。

「我记得那天是星期五,中午11点,在妇幼保健院出完门诊,我就直接被叫到卫生局谈话。三个领导把话一谈,下午两点半就直接把我领到仙岳医院,刚好在开中层会,他们直接就在会上宣布任命我为院长兼院党支部副书记。」

对于当年颇有些戏剧化的上任过程,王文强印象很深刻。「一来弦就上的很紧,不管这家医院是个什么情况,咱洁身自好,不往里瞎折腾。」

王文强在位于厦门市仙岳医院新大楼7楼的办公室

二 厦门之缘

王文强出生在陕西铜川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上高中都是贫下中农子弟举拳头才「保」上。1980年高考,王文强遵从父亲的期望,第一志愿报考了西安医学院(现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医疗系。

「那时候开学都两个多星期了,我一直没收到录取通知书。中学教务处说录取了,大学招生办说通知书早就寄出了。父亲就带着我跑去邮局问,反反复复跑了三次,最后在一摞邮件的最底下翻到了。」

拿到录取通知书时已经晚了近一个月,顾不上收拾行李,王文强和父亲爬上煤车连夜赶到了铜川再转车到学校。姗姗来迟的王文强成了大学班级里的「另类」,又因为字写得好被老师看中,直接做了学生干部。虽然高考分数居全班第二,几个同学仍以为他是走后门进来,闹出了不少误会……

到毕业时,这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农村孩子因为表现优异,当了整整五年的学生干部,入了党,拿了各样的奖状和证书,成绩还保持在年级前八名,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自由挑选工作单位。为了父亲的期望,他留在了西安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从事他喜爱的儿科临床工作。

大学时的王文强(前排右三)与同学的合影

1988年,不甘平凡的王文强顺利考研,师从姚凯南教授做儿童行为医学方向的研究。此后,王文强随其他年轻医生下基层,回医院后晋升住院总医师、主治医师,后调至院长办公室担任副主任、主任,6年后离开管理岗位,担任西安交通大学第二医院儿童疾病防治中心副主任、医学心理科副主任及西安交通大学儿童行为与发育研究室副主任。

1999-2002年,全国高校合并普遍,王文强所在的专业科室被合并至其他科室。失去了专业平台,他的事业发展顿时陷入了低谷。此时,在南方沿海城市工作的几位朋友得知王文强的情况纷纷劝他换工作,还偷偷帮他联系了医院和高校。

厦门市妇幼保健院当时招聘的是儿童行为发育中心主任,跟王文强专业最对口,也是最早给出反馈信息的,为了表示招贤纳士的诚意,特派了院办主任赶赴上海去与当时正在开会的王文强见面。

「我跟着她第一次来到厦门,待了不到两天,算了一下,44个小时,他们送我上火车。很奇怪,火车开动的时候我突然就很难过,很想哭。我就在想,这是不是意味着我非要来厦门了呢?原来一直都向往的北京上海,读研时做项目跑了那么多遍,走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多留恋。人大概真的是要跟着感觉走。」

三 仙岳巨变

厦门市仙岳医院1958年建院,因位于仙岳山脚下而得名。2004年9月王文强入职时,全院共有职工183人,大学生不足10人(其中含最高学历硕士生3人);共有编制床位300张,实际开放床位345张;没有一篇在全国有重要影响的科研论文,门诊与住院条件非常简陋;医护人员收入低,几乎没什么社会影响……

厦门市仙岳医院旧照

在王文强的带领下,经过12年多的发展,这家医院已有职工740余人,其中硕士和博士66名,超过福建省其他精神病专科医院硕博总人数之和,本科毕业生来应聘已极少入编;医院占地5.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9万平方米,设南北两个院区,编制床位900张,开放床位1200多张;挂牌「厦门市精神卫生中心」和「国家精神心理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北大六院厦门分中心」;入围复旦大学专科医院华东区排行榜,并且名次逐年靠前……

仙岳医院如今是福建省规模最大、专业能力最强的精神病专科医院,承担着厦门大学等7所高校相关专业的理论授课与实践教学工作。多年来,医院陆续与加拿大传爱医援会(EMAS)、哈佛大学医学院、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医学院精神医学系等国际组织开展合作交流,并举办各种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的会议、学习班。由全国30位精神卫生领域大咖组成的厦门市精神卫生专家学术委员会定期亲临仙岳医院授课培训、教学查房、疑难病例研讨、指导科研课题……

这一切的变化是如何发生的?

四 上任几把火

被「空降」以后,王文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下到基层,深入了解医院现状。两个多月的时间,183名职工,他一对一找谈话,问大家对医院的想法。

采访结束,我们在王文强办公室外的走廊给他拍了几张定妆照

这种真诚而充分的沟通为王文强赢得了管理上的绝对先机,一些人甚至在谈话时提醒他,哪些好苗子准备出国或跳槽,「赶快谈,别让他们跑了!」

了解完情况后,王文强在全院职工大会上正式亮了个相,话不多,但是斩钉截铁。「我是北方人,看重实效,我今天就想讲两点。第一,仙岳医院是给别人做精神卫生服务的,我希望我自己的员工不要互相制造心理和精神问题,从我院长做起。谁要给别人制造问题,我们就孤立他。第二,我希望通过若干年的努力,让我们的员工走在街上可以挺起胸膛说我是仙岳医院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卑。」

会议结束,很多职工来找王文强,告诉他自己从未开过这样的全院职工会,新领导给大家带来了新希望。职工们从观望慢慢转向支持,原先不信任他的员工,也从开始的四处打探院长的「底细」慢慢转变为向院长靠拢。而有了员工的支持,王文强的改革才真正开始。

五 挖掘优势

「仙岳医院不能老在领导面前哭穷,就像一个孩子跟家里说,爸,我没钱,你给我点钱吧!爸说,我咋没给你钱?人家那几个兄弟姐妹都有钱,你为什么没钱?你有手为什么不做?」

王文强说,在他来之前,仙岳医院其实已经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比如醒酒室,医院一年贴50多万块,当时政府只给五万的补贴;外地流浪过来的三无病人肇事肇祸,警察也都是送到这儿来,一年大概要花两百多万,政府只给一百万;还有自愿戒毒,这部分政府给我们的是白菜价,一个病人只补贴一两千块钱,我们收病人越多亏的就越多。」

这些公共卫生任务极大地维护了社会稳定,帮助政府改善了社会环境。王文强决定从这里入手,他主动联系媒体进行宣传报道,「大家就有反馈,说是这些事情的确都是仙岳医院做的,不是胡吹的,这就改变了一些人对仙岳医院的看法。」

后来一个离休老领导主动找到这个新院长提建议说,「不能光宣传精神卫生多重要,仙岳医院做了多少事,还要宣传谁谁到你这儿把病看好了,让大家对医院有希望,对把病治好有希望」。王文强很快采纳执行。与此同时,王文强一边积极从外部引入人才,一边鼓励内部职工进修学习。

六 社区服务

2005年1月,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当了领导以后才学会把握国家政策导向的王文强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两个关键点——中国的医疗卫生工作要有两个转变,一是城市往社区和农村往乡镇卫生;二是临床诊疗为主转变为公共卫生预防为主。

经过摸底,王文强发现,仙岳医院的病人中约一半来自于闽南三角,其中泉州最多。在王文强的力推下,西邻厦门市同安区、北邻厦门市南安区、东邻福建省晋江市的厦门市翔安区作为第一个网点,建立起了福建省首家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站。

翔安区精神卫生服务站建成以后,王文强分配了六个具有专业技术职称的医生和护士到站点工作(其中2人为高级职称),并且下达任务:一要在当地大力普及精神卫生知识,二要走村串户发现病人,三要对已出院病人进行随访,辅导服药,防止复发。

「既然来了,我们就要把这个事情往好了做。我们要在实践中思考,社区精神卫生服务将来到底怎么融合,怎么走,我希望能创出一个独有的厦门模式。」在前方医务人员的努力下,翔安区精神卫生服务站的大量工作很快得到了周围人的广泛认可。

当时的翔安区区长在一次活动中偶遇王文强,激动地握住他的手说,自从站点开设以来,精神病患者冬季放火烧山的现象几乎消失了,他「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并当场表示区里要拨一部分资金给站点。第二年民房租约到期后,站点在区卫生局的支持下搬到了卫生院,并很快打出了品牌,卫生院主动提供了三楼的黄金位置让其办公。

七 解锁行动

「可能因为我们心里真想做善事,那个时候老天爷都帮我们。政府顾不上的事,我先做,总有一天他们会觉得重要。」社会责任,是王文强一直强调公立医院必须扛起的一面大旗。

2005年,一个康复出院的患者告诉仙岳医院的医务人员,自己在放羊时发现了一名被关的精神病患者。在他的引路之下,医务人员来到了那名已经被家人关押近十年的精神病患者家中。因为患者长期吃喝拉撒全在石屋内且无人打扫,老远就能闻到屋子里散发的恶臭,一名护士当场落泪。

厦门市仙岳医院解救的第一例,被关押精神病患者及其居住的石屋

再三劝说家属后,他们将患者接到了仙岳医院。当时资金紧缺,设备信息科的一名医务人员捐了1000元,心理科职工捐了770元的药品,这便是行动之初的全部资本。经过医务人员一个多月的悉心照顾和规范治疗,这名患者竟奇迹般的大为好转并开始了自食其力的新生活。事件陆续受到了各省市地方台和中央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在全国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之后,在王文强的倡议和力推下,「解锁行动」在厦门市全面展开,至今已成功帮助了几十名重症患者减轻症状,基本恢复正常生活。

一说起精神病患者,王文强开始袒露他医者柔情的一面。

「2014年我们有一个病人去世,在我们医院住了整整42年半,他一走医院的平均住院日从40多天一下子增加到了70多天。他20岁左右就进了仙岳医院,治好了出不去啊,直到去世了家属把他拉走。」

「我跟我们的医务人员说,这些精神病人你们要善待他,他们活着的时候就像一颗草,死了就变成家里的宝了,有些人没有感恩之心,还来和你挑刺,说你这弄错了那弄错了,敲竹杠要你赔钱。这些人性恶,你们也都看到过。我说你们要对他好一点,让他好来好走……」

八 逼创三甲

面对病人,王文强无论何时都可以温柔以待,对待同事他则严厉许多,尤其是对干部。「他们都知道,我脾气比较直,不管谁错了我都当面说,不太给人台阶下。但都是就事说事,过了就没什么,时间久了大家都习惯了。」

王文强不仅「直」,而且「倔」,比如当年铁了心逼着大小干部创三甲。

「当时的部分领导班子成员和职工对创三甲医院自信心不足,综合医院的人来给我们辅导上课以后,大家更加心里没底,觉得我们比人家差太远了。」

当时已经累病了的王文强挂了电话直奔中层领导会议室,「我跟他们说,拉车拉到半山腰,开弓没有回头箭,就像跑马拉松,已经到半程了。我们有很多方面和其他医院比是天生矮了一截,这点我们要知道,也没有什么遮掩的。但是你要知道,我们已经是全省很好的医院了,我们这样都创不上三甲谁还能创?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在王文强的「硬逼」之下,团队人心逐渐稳定下来,医院在那一年被评为福建省三级甲等医院。同事中甚至有人开玩笑说,创三甲说起来是仙岳医院的胜利,实际上是王院长领导的胜利。

「所以到现在大家都形成习惯了,凡是别人搞不定的事都找我,别人不敢批评的我批评。有些事情我之所以强势,力排众议去做,是因为我觉得我比他们看得远,等大家思想都跟上趟了,机会就过去了。」

九 落子无悔

「强势」的王文强也有脆弱的一面。

2005年,随着王文强一系列新举措的落实,仙岳医院的影响力逐渐上升,医院建设新大楼的申请也得到了有关部门的批复,一栋闽南地区最美的连体楼在此后的六年间逐渐拔地而起。2012年5月,医院所有病区搬进新大楼,不少退休老员工忍不住都哭了——「一辈子没想到我们医院能建这么好的楼!」

厦门市仙岳医院新楼

2008年,厦门市南山疗养院与厦门市仙岳医院合并成为新的厦门市仙岳医院并加挂厦门市精神卫生中心的牌子。两个院区的日常管理,老院区新大楼的基建问题,自己原有的临床、科研、教学任务,赴幼儿园、中小学、部队等社会组织和机构做公益讲座……工作不知不觉已占据了王文强几乎全部的时间。

身体素质一向极好的王文强病了,起初他以为只是简单的嗓子痛、感冒,直到有一天突然晕倒在医院的厕所。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才醒过来,照了照镜子,脸如死灰一般。他忍住疼痛,自己慢慢爬上了位于三楼的办公室。他以为像往常一样,稍微休息一会儿就会好。直到同事发现,坚持要他去做检查,他才知道自己已经腰椎骨折……

「有5年的时间,我没有回过一天家,对父母没有尽孝,把孩子的学习也耽误了,我自己还差点死掉。仙岳医院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都应该好好发展,因为我为它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说到这里,王文强的语速开始变得缓慢,凝视远方的双眼,隐约有泪光在闪烁。

「会后悔吗?」我问他。

「不后悔。做人应该有所担当,尤其是做领导,被放在这个位置,就要尽力去做。中国有句古话——有得有失,先舍后得,我舍了很多,也得了很多。我问心无愧。」

(来源:医脉通   记者:刘建欣)
责任编辑:冯斌木   来源:医脉通
厦门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