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卫生计生 > 正文

“上海军团”演绎救死扶伤“双城记”

卫生计生 信息服务频道 2018-08-23 14:07

  厦门网讯(厦门日报记者 楚燕 通讯员 洪于蕙 江欣颖)8月20日,复旦中山厦门医院迎来建院一周年。而就在前一天,全院医务人员在繁忙的工作中度过首个中国医师节。

  一诞生就肩负“补短板,促提升”使命的复旦中山厦门医院,与总部复旦中山医院实行同质化管理,而人才,是同质化的关键。

  “总部派出110多位专家长期待在厦门,以保障厦门医院的工作顺利开展。同时,为了让他们的技术、理念始终站在前沿,和上海总部保持同步,总部规定每个医生每两周回上海工作两天。”复旦中山厦门医院副院长、肝肿瘤内科执行主任张博恒介绍,上海总部还全力支持复旦中山厦门医院建立院士工作站、名医工作室,总部顶级专家团队定期来厦,把经验、技术输送到厦门,推动本地区整体医疗水平的提升。

  为构建完善合理的人才梯队,复旦中山厦门医院招录的近800位员工全部送到上海总部培训,其中医生培训周期为两三年。“这种培训和熏陶是十分必要的。去年医院开业时,我们提出‘大爱启航,一脉相承’,‘承’的就是我们复旦中山医院的核心价值观——‘严谨、求实、团结、奉献、创新、关爱’。我们的医生,包括我自己,这么多年接受复旦中山医院的培养,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这是我们一直传承的中山文化。”张博恒表示,“我们要把复旦中山医院的精髓,包括技术、人才、文化等方面的精髓,同质化平移到厦门,为厦门人民带来上海优质的医生、优质的服务。”

  诚如张博恒所言,驻扎在复旦中山厦门医院的“上海军团”,早已将复旦中山精神融入骨血。他们用热忱和汗水演绎“双城记”,在鹭岛开创新的事业,并逐渐融入其中,爱上这座城。

  

徐松涛和石虹夫妇醉心医学事业,还有着共同的爱好——旅游。

  ●人物:复旦中山厦门医院胸外科执行副主任徐松涛

  ●声音:医生要多站在病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要终生学习充电,医学技术落后是对病人最大的不负责任。

  ●人物:复旦中山厦门医院消化科执行副主任石虹

  ●声音:我们家就像个旅馆,医院更像我们的家。对我们而言,病人就是亲人,年轻的病人就像自己的孩子。

  这是一对三观超级一致的夫妻——上海医科大学研究生同学,复旦中山医院同事,热爱旅游,对医学事业心怀敬畏,而且,随时开启“撒狗粮”模式。

  石虹说:“两个人来厦门可以互帮互助,离了他我一个人在厦门肯定害怕。”徐松涛马上笑着接话,“有一次我们家蹿出一只老鼠,她吓坏了,我义不容辞地扑上去。”完了不忘补充一句,“我离了她也不行。她知识面十分宽广,思维非常敏捷,我很多方面要向她讨教,从她身上我学到不少东西。”

  如今,他们都爱上了厦门,于是又多了一个共同目标:发挥自身所学,推动厦门医疗水平进一步提升。

  感受到关爱  把关爱传递给患者

  因为妈妈体弱多病,石虹从小便觉得能解人病痛的医生很了不起,早早立下学医志愿。而徐松涛也打小认为身穿白大褂的人神圣又神秘。

  双方父母都已80岁高龄,对二人离沪来厦的选择,老人们虽舍不得,却非常支持。“樊嘉院长曾在会上说,在厦工作的员工如果家里有困难,组织上会关心帮忙解决。正是有了单位和家人的支持,我们才能在厦门安心工作。”

  他们感受到关爱和理解,也乐于把这份关爱理解传递给患者。复旦中山厦门医院的就诊流程和厦门其他医院不太一样,预约来就诊,得先去服务台刷卡签到再排号。有些患者不理解,这时,石虹起身说一句“我来帮你签到吧”。患者见医生亲自帮自己刷卡,很快消了火。“我们俩和患者沟通,都愿意把事情交代解释得清楚一点。沟通的时候有讲究,凶巴巴地讲与和蔼地讲,效果很不一样。”

  该做的再难也不放弃  不该做的劝退

  医者的成就感,很多时候体现在,原本被判定没得治的患者在自己手上得到治愈或改善。对此,徐松涛深有体会。

  前不久,一位肺癌患者在当地医院诊断为晚期,依据是肾上腺已出现转移癌。在复旦中山厦门医院,徐松涛接诊后与放射科、呼吸科等科室认真讨论,确定患者的肺癌并非晚期,还有手术机会,肾上腺的瘤子实为良性的错构瘤,不是肺癌转移灶。在徐松涛的指导下,其团队成员逄旭光主刀,顺利为患者手术切除肺癌。“总部各科室力量都比较强,放射科、呼吸科、胸外科在全国排名非常靠前。这些强势学科都平移到厦门,强强联合多学科会诊,做出正确的诊断,才能为正确的治疗奠定基础。”

  患食管恶性肿瘤的张大爷在当地治疗,医生认为手术风险太大,建议他化疗,等肿瘤小了再手术。可是6次化疗后,肿瘤反而长大了。老人抱着一丝希望来到复旦中山厦门医院,徐松涛分析,当地医生不敢手术可能基于两点考虑:一是患者锁骨下动脉先天畸形,跨过肿瘤表面,对手术造成一定干扰;二是肿瘤较大,切除比较困难。徐松涛在上海碰到过这种病例,有信心术中避开变异畸形血管。最终他成功切除肿瘤,帮张大爷恢复了健康。

  很多人认为,外科医生喜欢一切了之,治疗容易偏激进。可徐松涛很多时候在劝病人不要做手术。他接诊过一个小伙子,有轻微手汗和严重的腋汗脚汗,主动要求手术切断胸部交感神经来治病。徐松涛给他分析利弊得失,“这个手术主要针对严重手汗,对你来说获益不多,虽然微创,但毕竟有创伤。”在他的劝说下,小伙子放弃了手术。徐松涛说,“劝退病人比做手术花的时间精力还多,但值得去做。”

  

很多患者把王利新当作可信赖的朋友。

  ●人物:复旦中山厦门医院血管外科执行副主任王利新

  ●声音:在总部支持下,我们和其他科室密切合作,争取把血管外科打造成福建省的医学中心,甚至在全国有一定知名度。

  王利新读研究生选择血管外科,缘于本科时一位老师的一句话:外科医生最怕大出血,掌握血管外科技术,手术没有禁区。博士毕业后,他先后到美国耶鲁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进一步学习国际最先进的血管外科技术,回国后在下肢介入微创和主动脉扩张性疾病治疗方面颇有建树。来复旦中山厦门医院不到一年,他带领的血管外科已经病人爆满,并获批建设临床重点亚专科、名医工作室。

  台风天为了赶回厦门  他买了3张票

  王利新一度对建筑设计十分着迷。高三时,对他视如己出的姑妈因胰腺癌病逝,他临时决定报考医学。他内心似乎有强大的信念支撑着,让他在学医、从医的道路上不知疲累。

  他在上海拥有庞大的患者群体,经常往返上海、厦门。每次从上海飞厦门,他都赶最早的航班,到厦门医院紧接着查房、手术,晚上下手术台后,第一时间回病房看病人,给上海的研究生改文章,深夜11点多才回到住处。因为手术多,为了尽早手术,他早上6点起床,提前到医院查房。下午若有时间,他会总结临床资料设计科研课题。每周四清晨,他带领科室举办读书会小讲堂,每个医生轮流汇报讲解血管外科最前沿知识,通过分享讨论共同进步。周五下午,他要飞到北京或上海开学术会议,或是回总部讨论下周病例。

  两地来回飞,最大的问题是飞机晚点。有一次,他在上海总部安排了很多手术,第二天厦门也安排了12台手术,可天气预报厦门有强台风。他买了3张票:东航从浦东机场起飞,厦航从虹桥机场起飞,还有一张火车票。最后,东航航班取消,他赶上了厦航的飞机。

  高难度手术占八成  乐与患者交朋友

  在厦门,王利新带领的血管外科一个月开展手术50多台,目前累计已开展300多台,高难度的三四级手术占比80%以上。他说,厦门人民淳朴热情,尊重医生,愿意跟医生交朋友。他也因此备了一部手机,把电话和微信号都留给厦门医院的患者,24小时开机,方便患者咨询。

  有一位病人下肢动脉缺血很严重,行走困难,其他医院觉得手术可能性不大,采取药物治疗但无效。王利新为其做了股动脉内膜剥脱和股深动脉成形术,恢复血流,既经济有效,又效果长久。病人以前只能走五六十米,现在能走1000米,很是开心,特地写了一首诗感谢医务人员,这也让他很感动。

  为了不辜负患者的信任和尊重,王利新面对挑战有一股决不妥协的韧劲。有时候,手术团队连续做了四五个小时,大家都非常疲倦,建议见好就收,可王利新不满足90%的效果,他不肯遗留这10%的风险,一定要达到最好的效果、不留遗憾才肯结束手术。

  女儿的生日愿望是“爸爸陪陪我”

  王利新最牵肠挂肚的是远在上海的女儿和妻子。有一天,女儿生病了,妻子独自开车带女儿看病,找不到停车位,只好随便找个空位先停着,看完病出来发现车被拖走了。女儿生日时,王利新问她要什么生日礼物,女儿说,“我不需要生日礼物,只希望爸爸经常陪陪我。”女儿的话让他既感动又难受,回上海,他都尽量赶回家陪女儿和妻子吃晚饭。

  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抽空和女儿通通电话聊聊天,对王利新来说是难得的放松。“即使再累,听到女儿的声音,我浑身又充满力量。”

  

李秋平(图中)为患者实施脑部手术。

  

李平悉心护理患者。

  ●人物:复旦中山厦门医院神经外科执行副主任李秋平

  ●声音:我生在福建长在福建,一心想着用自己行医20多年积累的经验回报家乡,为福建的患者做点事。

  ●人物:复旦中山厦门医院内镜中心护士长李平

  ●声音:当初因为爱上这身制服而投身护理行业。每当患者发自内心地感激我们,顿时觉得一切的劳累都值得。

  得知复旦中山医院要在厦门办医院,李秋平这位福建郎,立马申请来厦工作。为了说服妻子李平这位上海妞陪他“下基层”,他特意带她飞赴厦门,尝美食赏美景。终于,她为了他,告别故乡,义无反顾与他携手来到这座温馨美丽的小城。

  刚来厦说“回宿舍”  现在是“回家”

  初来厦门,李平不太习惯。很快,她发现,厦门也是一座国际化都市,吸引着全国各地的人们来此创业、生活。在复旦中山厦门医院,她不时碰到上海来的患者,和他们用上海话交流,让李平倍感亲切。

  李平所在的内镜中心,是复旦中山医院的王牌学科,在世界内镜医疗界树立了“中山标准”,年诊疗量突破10万例,获得6项吉尼斯世界纪录,治疗量稳居世界第一。随着周平红名医工作室在厦门医院启动,上海内镜中心团队每周来厦坐诊手术,厦门医院的患者逐渐多起来。

  有一件事给李平留下深刻印象。一位食管癌患者滴水不进个把月瘦了16斤,专程跑到上海找周平红主任,排队好几天抢不到号。周平红得知他来自厦门,劝他别折腾先回家。几天后,周平红在厦门医院为其实施内镜手术解除其食管狭窄。他上午手术下午就能喝水,第二天就出院了。

  总部内镜中心不仅技术国际一流,内镜洗消管理也走在国际前沿。“我们引进先进的洗消设备,确保每条镜子消毒合格后才能给病人使用。一根镜子,从开始使用,到消毒,再到下一个病人使用,都有完备的数据链可追溯。”李平骄傲地说,无论医疗还是护理,厦门医院内镜中心都严格按照总部标准执行,提供的是同质化的优质服务。

  在充实的工作中,李平渐渐喜欢上厦门。刚来厦门时,李平下班跟老公通电话说的是“回宿舍”,现在,他们说的是“回家”。

  结合疾病谱发展学科  惠及更多厦门人

  李秋平是国家脑卒中防治委员会的委员,主攻脑血管病手术治疗。脑血管病意外致死致残率很高,及时恰当的治疗能有效降低致死致残率。前阵子,他收治了一位从神经内科转来的蛛网膜下腔出血病人,熟练运用介入微创技术,通过导管放置弹簧圈栓塞出血部位,病人很快康复。

  李秋平结合厦门居民疾病谱特点,确立了神经学科的三个重点发展方向,除了脑血管病,还有癫痫和帕金森氏病。“厦门癫痫患者较多,我们厦门医院刚安装了一台256导的长程脑电图监测仪,比总部还先进,能准确找出病灶,随着以后PET-CT、PET-MR陆续引进,能更精准地找到癫痫灶,为精准手术奠定基础。针对帕金森氏病,我们拟开展DBS手术,可显著改善患者生活质量。”

  脑部疾病复杂多变,往往需要内外科配合,互为补充。复旦中山厦门医院已成立脑血管病诊疗中心,设立神经内外科合作病房。这也是复旦中山医院的优良传统——敢于打破学科壁垒,真正以疾病和患者为中心,多学科联合制定最佳诊疗方案。李秋平说,他有一个梦想,就是在厦门医院整合神经内外科成立神经系统疾病诊疗中心,造福更多家乡百姓。为了这个梦想,他一直在努力。

[责任编辑: 陈儆 来源: 厦门日报 ]
详情请关注: